柏林信息门户网>文化>8次更名9次迁址 厦门市图书馆走过百年
  
  

8次更名9次迁址 厦门市图书馆走过百年

2019-11-13 11:23:31 阅读量:132
  

 

杨益耀先生捐赠在公园南路2号兴建厦门图书馆综合楼。

据厦门晚报报道,厦门图书馆成立于1919年。从那以后,它经历了8次名称变更和9次位置变更。最近,在厦门图书馆成立一百周年之际,以78岁的前副馆长蒋林轩为首的20多名读者搜索厦门图书馆的时间戳。

[曲折]

图书馆里收集的两本珍本骨灰保存完好。

■小走马路33号厦门第一图书馆

据记载,厦门图书馆是著名儒家学者、周殿勋等人长期从事教育的著名厦门图书馆。1919年,厦门的陈印裴坤将玉屏书院的余款作为博物馆费,以文渊景平博物馆为馆舍,任命周殿勋为馆长。

1930年,厦门图书馆由私立改为公立,并任命于超为馆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于超因积极参加抗日战争而被日本侵略者通缉,被迫独自逃往香港。当他来到香港的时候,他没有带太多行李,但是带了两本好书,宋半涛和袁玛沙。1938年,城市图书馆被烧毁,馆藏化为灰烬。抗日战争胜利后,于超回到厦门,把他带回的两本好书还给赵,为国家保存了两本珍贵的文献。

新中国成立于1949年,图书馆更名为“厦门图书馆”。文化界的知名人物李希被市政府聘为馆长。直到1958年退休,他一直坚持收集和检索明清时期出版的珍本书籍和线装书,以丰富藏书。

[困境]

骑自行车购买新书一次可以携带三个木箱。

■厦门图书馆,思明北路126 -134号

1954年12月,爱国实业家和商人郑钟毅免费将思明北路126-134号的一栋4层楼借给了市图书馆。郭昆山,今年98岁,从1957年到1985年在市图书馆工作。根据他的记忆,当他第一次到达图书馆时,整个图书馆只有123个人,包括馆长李希。

郭昆山说,起初他在编辑团队工作。当时,花了几天时间买了一批书,按照行业、政治等分类,把它们编目,然后送到阅览室和借阅处。三四个月后,他调到了贷款办公室,后来又去了郊区做图书流通工作。当时,厦门每个公社都有一个文化站,每个生产队都有一名图书管理员,图书馆在三个文化站都有流通点,我负责关口公社的流通点,我把图书馆的新书带到图书馆,让图书管理员交换图书郭昆山说,当携带新书时,图书馆里一辆自行车一次只能携带三个木箱。他先骑自行车到庐江路码头,然后用自行车把木书箱搬到船上,然后坐船到关口。

[安慰]

服务到位,越来越多的读者进入图书馆。

自1970年以来,市图书馆已经在中山路上住过两次(原厦门日报俱乐部旧址,位于中山路147-165号和中山路67-71号)。当时,市图书馆的图书借阅基本停止,只有阅览室开放。

1977年,市图书馆恢复了借阅,有来自各行各业的大量借阅者。当时,《钢铁是如何炼成的》非常受欢迎。郭昆山表示,由于图书数量不多,读者往往出书后无法借到新书,负责图书流通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承担“找书”的任务。“我每个月都骑自行车,在我所在的地区跑来跑去,寻找那些没有按时还书的读者。人们认为我是个信使,但我实际上是在要书。”

1985年,市图书馆对其业务进行了若干改革,例如将图书馆的开放时间从每天8小时延长到上午8时至下午8时,实行两班制。改革开放后,大量外籍员工来到厦门。市图书馆取消了原来只有厦门户口才能办理借书证和外国人员办理借书证的规定。它打破了图书馆的概念,把藏书变成了流通。它将大量样本书籍移出仓库,并提供给读者借阅。

1988年,市图书馆从中山路迁至公园南路2号,图书借阅由封闭变为开放。读者可以直接去书架上选书。据了解,厦门图书馆也是中国最早开架借阅的图书馆之一。经过一系列改革措施,效果非常好,越来越多的读者进入图书馆。

[感恩]

是导游“开启了我对文学和历史的向往”

■中山路67-71号厦门图书馆

1961年至1963年,厦门博物馆和郑成功纪念馆前副馆长何钟兵仍是中学生。他喜欢周末在图书馆看书,每次都从三楼的特别收藏室借古籍。那时,所有的书都关门了,读者拿不到。每本书都有一张卡片,书放在书架的哪个位置。卡片用绳子串在一起,读者可以从中找到书。

“当时,负责接待读者的管理员是方吐温(后来成为当地的文学和历史专家)。他经常向我推荐古籍,并帮助我从书库里找到它们。”何钟兵说在特别收藏室里还有一个老人,庄何姿。那时,没有复印机或电子设备。有些图书馆缺乏书籍,只能从其他图书馆借走并复印。庄先生用毛笔用工整的字体写小字。他为图书馆复制了许多书。

他钟兵说,在城市图书馆读书期间,他受到了熏陶,奠定了古典文学和地方文学与历史的基础,受益终生。"图书馆可以说是我的向导,开启了我对文学和历史的向往."

[跟随]

无论图书馆搬到哪里,他都是最忠实的读者。

■厦门图书馆,公园南路2号

李徐明退休前在市公安局工作。当他在1977年参加这项工作时,他的工作地点就在市图书馆旁边。他一有空,就在阅览室“泡”。他参加了思明电大的函授课程和业余工人大学的汉语专业学习。他需要很多书。当他买不起的时候,他从图书馆借了这些书。“那时,从图书馆借书证只能借一本书。图书证是牛皮纸做的,有点像信封,上面贴着照片。如果你借任何一本书,你将把书的卡片放进去,交给工作人员保管。当你还书时,你会得到借书证的。”

1991年12月,居住在香港的老读者杨益耀先生捐款720万港元,在公园南路2号建成并启用了一座五层的城市图书馆综合楼。每当李徐明有空时,他仍然骑自行车看书。他说,新建成的城市图书馆建筑群在宽敞明亮的空气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完孩子后,他也会带走他们。直到现在,他仍然是位于文化艺术中心的厦门图书馆的常客。

退休后,李徐明成为厦门博物馆的志愿者,讲解和保护思明区的文物。他经常讲述厦门历史遗迹背后的故事。他说,这是由于过去几十年来市政图书馆阅读量的积累。

(文/记者龚小冠通讯员李颖地图/厦门图书馆提供)

上海快3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